论文赏读

给学生一片广阔的天空 ——浅谈习作教学

时间:2017/6/14 23:08:0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88  评论:0

揭阳产业园乔南中心小学    郑卫华

作文是最富有个性的学习和创造活动。一个人的创作过程,往往集中了个体的全部的生活体验、情感、思维、驾驭语言的能力等,是内心世界的真实的体现,可以说作文是极具个性特征的精神产品。苏霍姆林斯基说过:“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人的个性更复杂,更丰富多彩。”这样看来,不同人写出的作品,应该是各有特点,文风不一的。而且,村村皆画本,户户是诗材(陆游语),写作素材如此之多而广,作文内容也该是丰富多彩的。但实际上,大多数语文老师都有一个同感:学生惧怕写作文,总说没啥可写,或不知怎么写,写出的作文千篇一律,千人一面,缺乏活力。这是为什么呢?很大的原因是定向的传统习作教学造成的,教师为了教材习作任务而教学,学生为了习作而习作,脱离了鲜活而丰富的生活,也舍弃了学生个体的特性,想别人所想,写别人所写。这样的作文,你会发现,谎话连篇,假人假事,雷同者众。如何突破这一点,我认为可从以下五步尝试,将习作教学渗透在日常教学和学生的生活中,给孩子们的写作撑起一片广阔的天空。

一、阅读文学精品,为学生习作积累海量的语言素材。

“文学创作的技巧,首先在于研究语言,因为语言是一切著作,特别是文学作品的基本材料。”(高尔基语)想写出好文章,必得积累语言素材。古今中外大量的文学作品均是作家语言和智慧的结晶,因此,广泛的阅读是积累语言文字的一个重要途径。只有多读文学作品、精品,才能达到“胸有成竹”,才能做到“下笔如有神”。鲁迅先生曾有过形象的描述:“必须如蜜蜂一样,采过许多花,这才能酿出蜜来,倘若叮在一处,所得就非常有限,枯燥了。”这正是强调了阅读广博的重要性。因此,在教学中,我不但重视引导学生品味课文文句之美,而且采用多种途径促使学生大量阅读。我定期开展阅读交流会;选择文学精品,在教室设立阅读角;不定期开设精品鉴赏课,引导学生摘录好词佳句等等。学生在大量的阅读中,词汇量日益丰富,语句描述、语法使用也日趋准确生动。诚然,只有广泛的涉猎,遨游于书山学海之中,才能积累大量的语言素材,才能积淀丰厚的文化底蕴。

二、适时随文练笔,为学生习作创造丰富的操练场。

作文就如打仗,平时不操练,到了上战场,想打胜仗,那是不可能的,同理,平时不练笔,到了写文章时想作出美文好文也是青天白日梦。古罗马著名的哲学家爱比克泰德有一句名言:“要想工于运笔,就得勤于练习。”学生要如《语文课程标准》中要求的,“能具体明确、文从字顺地”写作,就不能不经常地操练。语文教材每单元一次习作训练,间隔时间长,练笔次数少,要真正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,就应多为学生创造操练场,在阅读教学中相机进行写作训练,充分挖掘教材的写作因素,随文练笔,给学生留下动脑、动笔的空间,如此,持之以恒,学生必能文笔流畅。教低年级可在教学中适当地穿插写话造句的训练,如教学《卡罗尔和她的小猫》可出示各种小猫图,让学生选择有的……有的……还有的……”“这一只……那一只……”“……更有趣的是……”等词语介绍小猫。教学中高年级,可让学生按照课文句式、段式仿写,或让学生抓住文章“空白处”补一补,也可让学生针对某一句段写一写仿佛看到什么、听到什么或想到什么,还可让学生针对课文缩写、改写,而那些“文尽而意无穷”的课文,我们更能让学生续写等等。举例来说,《匆匆》一课就可让学生仿写第三自然段;《女娲补天》中女娲在“几天几夜”中是如何寻找五彩石的,此情节留白,可让学生补一补;《一个小村庄的故事》可让学生写写读后感想或想对村民说的话,《草船借箭》可让学生缩写,《凡卡》结尾留有悬念可让学生续写……诸如这些文章均可让学生随文练笔。郭沫若曾说过:“应该时常练习写作,写多了写得久了,自然也就会巧起来,好起来。”随文练笔,贴近课堂,形式多变,方法多样,是学生习作的操练场,它给学生以海阔天空的创作平台,是培养学生作文能力的有效途径。

三、打开生活之门,为学生习作提供广泛的写作素材。

《语文课程标准》明确提出:“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,让学生易于动笔,乐于表达,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,热爱生活,表达真实情感。” 叶圣陶先生也说:“作文这种事离不开生活,生活充实到什么程度,才会做成什么文字。” 他还说“生活如泉源,文章如溪流,泉源丰盈,溪流自然活泼地昼夜不息。”可见,习作离开了生活,就成了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;生活是学生习作的源头活水,若能打开生活之门,引学生触碰身边万物,亲历生活,则生活将成为学生写作素材取之不尽的源泉。如在春天,我会要求学生埋下一颗种子,悉心照顾,细心观察,静待收获;秋日里,我会提醒学生关注天气、校园、大自然的变化还有各种收获;假日里,我会让学生或帮父母做一件事,或细心记录父母的某一细节,或进行一次旅游,或做一件手工制品,或尝试某个实验;逛马路,我会要求学生注意马路两旁的广告语、标语,买东西,我会让他们阅读说明书;在学校,我会开展丰富的活动,如朗诵比赛、演讲比赛、重大节日庆典、课间游戏、大扫除等等,我还把本土的文化引进学生的学习生活,我给他们讲本地的天后宫、双忠庙,讲清顺治帝御赐,并于雍正年间立于乔林寨门上的“磐古乔”石匾,我让他们去细细观赏这些文化古迹,我还给他们讲本地春节的习俗,让他们去看舞龙烧龙……这样,习作教学紧密结合生活并进入生活,充实的生活提供了广泛的写作素材,引生活之水,行习作之舟,学生写作不再是“无米之炊”。正如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刘国正所说:“教室的四壁不应是水泥的隔离墙,而应是多孔的海绵,透过多种孔道使教学和生活息息相通,语文和生活相结合,则读有嚼头,写有源头,全局皆活。”

四、开放习作时间,为学生写作腾出自由的创作空间。

在小学语文教科书中,每单元才安排一次习作,学校的课程表中,一个星期两节作文课。以往的习作教学大多让学生在规定的有限时间里去完成,两节习作课,教师往往在第一课时布置习作内容,进行一定的写法指导后,让学生当堂或当天写作,学生仓促执笔,准备不够,酝酿不足,往往脑袋空空,难出好文章。这种作文时间局限于每周两节作文课的模式必须打破,我们应开放习作的时间,提前布置习作的主题,几天或者一个星期,有些作文题材学生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准备。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去选材,去查阅资料,采访、研究、实验或构思等等,让学生“有准备”地自由创作,此时再讲作文课学生就能“现身说法”,老师的指导也更有针对性,如此写出来的文章才会内容充实,有血有肉。

五、拓宽思考维度,为学生习作创设多变的写法构思。

学生习作能力的培养应贯穿于校内校外、课前课后,当然教师的写作指导也是必不可少的。但有些教师在课堂上从一篇习作如何开头、如何结尾、中间应侧重什么、如何写具体等方面一一细说,看似指导得细致全面,其实欲益反弊,学生听得多想得少,如此写出的作文跳不出老师画定的圈圈,维度单一,没有新意,缺乏个性。似这般指导得过精,不如多方位地点拨、引导,拓宽学生思考维度,促使学生多角度、多层面的创作。

1、一石千浪,点拨习作巧立意。

,乃是文章之主旨,它是文章的灵魂,同时也是材料的统帅。立意,就是确立文章的中心。意立得如何,对文章全局及成败起决定性作用。作文教学必须重视指导学生立意,在学生审清题目后,应给予学生适当的点拨、启发,引导学生立意要正确、鲜明,要积极向上,要深刻、新颖。举例为证,有一次写状物作文,有学生说可写大家都熟悉的牵牛花,然后大部分的学生说可赞扬牵牛花的顽强生命力,如此立意虽无不可却欠新颖。这时我引导学生讨论牵牛花有什么特点,然后学生总结出:牵牛花是软茎植物,它必须借助其他事物才能向上攀爬,总是早晨开花,花朵是一个个的小喇叭等。我再点拨,针对牵牛花这些特点,可分别从褒贬角度如何看?一石千浪,最终梳理出:褒的一面是善于借助别人的力量成就自己,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,或人生早准备,永远在攀登,生活态度积极等;贬的一面是只会依附他人而活,或总是那么多的弯弯绕绕,或总是吹嘘自己等,如此立意就巧妙而新颖了。但立意若只求新也不成,如在一次习作主题探讨中,一个学生要写他最崇拜希特勒,这样的文章是注定失败的。想法虽新鲜却不正确,是必须及时引导、指正的,因为希特勒发动战争,实行侵略,屠杀犹太人种,罪恶滔天,只能从反面批判。总而言之,“千古文章意在先”,主题直接影响和决定文章的成败。谁的文章立意好、立意深、立意巧、立意新,谁的作文就胜人一筹。

2、多向思维,引导选材、定章法。

多向思维是求异思维最重要的形式,表现为思维不受限制,不局限于一种模式。在创作中,我们应引导学生从尽可能多的方面去选材,且不囿于一种形式,即引导学生多向思维。比如以老师为作文题材,大多数学生惯性思维,总从老师带病工作、冒雨给学生补课、深夜批改作业、雨天送学生回家等事例表现老师对工作的责任心和对学生的关爱,老师的衣着总是朴素的,老师的表情总是慈祥或严厉两种,内容既显俗套又不真实。其实我们可以引导学生从不同方向去思维,从不同侧面去描写,如老师的幽默,老师的时髦,老师与学生课余玩闹的亲密,老师的爱好,老师的口头禅,老师总说的话题,老师异于他人之处等等。曾有一个学生就以我为习作内容写了一篇作文,文章以诙谐的语言描写了我“语速快、反应快、工作速度快”的特点,写得既真实又新颖。又如曾遇这样一个作文要求:让学生根据句子“一阵风吹过,塑料袋在空中飘呀飘!”写一篇作文,大多数学生着笔于白色污染,其实可引导学生改变思维方向,从他处落笔,以塑料袋的自述写《塑料袋旅行记》,或从塑料袋的制作写《塑料袋大变身》也可写一次消灭塑料袋的环保行动,还可从塑料袋想到生活中塑料的应用及其利与弊等等,同一习作题目,可想象,可记叙,可议论,内容不同,体裁不一。即便有时学生写作内容相同,也可引导他们从章法上思考,采用不同的记叙方法,如正叙、倒叙、插叙等,或用不同的结构组织材料,如总分结构、分总结构、总分总结构或并列结构等。正如日本最杰出的无产阶级作家小林多喜二所说:“我们从日常生活中取得的某一题材,它本身常常是一种‘没有顺序’、‘没有秩序’的东西。我们把它拿来拆散,一如孩童堆砌积木那样,把它试验着堆砌起来,再拆开,再试着另一种方法堆砌起来。”这其实就是强调了相同的作文内容可有不同的章法。

诚然,作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需要海量的语言来构成,需要有充足的材料和丰富的内容来支撑,需要充足的时间和一定的写作技巧来创作。但作文也不是一件太复杂的事,若教师能将读与写结合、生活与学习相融、课内与课外配合,持之以恒、持之以专地组织训练,必将给学生撑起创作的广阔天空,使学生能畅快地呼吸,自由地习作。

编辑:陈伟彬